是不是父子 今天验DNA(图

“我想他们可能就是我的父母!”刘远明(化名)操着一口福建普通话在电话那头小声地说着。昨天,本报百姓新闻网接到一通令人兴奋的电线日本报《孩子,爸爸从不曾放弃找寻你》一文见报后,文中苦寻儿子14年的主角王国民一直在等待。他没有想到,幸福来得这么快。可是刘远明对孩提时代的记忆已经完全模糊,到底王国民是不是他的爸爸,没有DNA鉴定的结果,谁也不敢肯定。

“为了找到亲生父母,半年前我从福建泉州来贵阳工作,看了《孩子,爸爸从不曾放弃找寻你》新闻报道后,我觉得他们可能就是我的父母。”刘远明说。

“我有强烈的感觉,今年我好像是22岁。小时候的记忆模糊了,年龄也不能完全确定。”刘远明说。

“虽然年龄不符合,可是毕竟是一丝希望!”记者把刘远明打来电话的事情,马上转告王国民。王国民听到消息,没有犹豫,立即答应下午见面。

下午4点,王国民和爱人刘敏来到本报。坐下后,王国民开始回忆孩子小时候的事情。“他真很淘气,隔壁的老张一说起毛毛就想起当年毛毛拆掉他们家炉子的事。”王国民一边回忆,一边一支接一支地抽烟,不停地搓手。

“75%,找毛毛这么多年,我一直坚信,他那么聪明,一定会回到我们身边。就算不巧让我遇上那25%的几率,我们一定会把这个孩子当成自己的孩子来对待,并且我参加打拐十四年,认识很多丢失孩子的父母,我会继续帮助他找到自己的生身父母。”王国民狠狠地吸了口烟。

等待是一种幸福的煎熬,记者不时地盯着放在办公桌上的手机,希望屏幕上立即闪现出刘远明的电话。

您的牙齿黄吗?刘远明的第一句线分,王国民的二女儿王春芳打来电话,说她在楼下,让爸爸去接她。刘敏说,王春芳刚生孩子,还在坐月子,听见可能找到弟弟也急急忙忙赶来了。

随后,记者和王国民一家来到报社门口,刚接到王春芳,就看见一个穿着绿色休闲西装,浓眉大眼的年轻人朝电梯口走过去。

从门口到电梯口,王国民一家人一直在谈论着毛毛的事情,就在他们身旁的绿衣年轻人迟疑了一下,对着王国民开口了。

“您的牙齿黄吗?我是找爸爸的那个孩子。”刘远明说出的第一句话,让在场所有的人都愣了。

“我在泉州那边听人说,你牙齿那么黄,肯定是从贵州被拐来的。所以就从那边过来打工并找寻亲生父母。我想我爸爸、妈妈的牙齿应该是黄的。”刘远明接着解释。

可惜的是,张开嘴,王国民和刘敏的牙齿都不黄。王春芳赶紧说,这个牙齿黄不能证明什么,很多事情都是后天形成的。记者在一旁仔细地观察了下刘远明和王国民、刘敏夫妇的长相,特别是刘远明和刘敏还真是长得有点像,同样的高鼻子,同样的牙齿有点突出,同样的嘴形。

走进电梯,王国民、刘敏、王春芳和刘远明都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互相仔细的看着对方的脸庞。

走进办公室,双方还在沉默,刘远明显得很紧张,手都不知道放在哪里好。王国民又点燃一支香烟,刘敏一直盯着刘远明,王春芳开始抽泣。

“没有什么印象,只记得是坐火车到的福建,那时候好像穿了双破球鞋,脚指头一直露在外面很难受。还有就是听姑姑(养父母的妹妹)说,我是在池塘边被拐走的,到福建的时候很脏,头上长满跳蚤和虱子。”刘远明回答王。

王国民脸部的肌肉很明显的跳动了一下,他和家人开始小声议论:“毛毛就是在池塘边走掉的啊,你看他的鼻子、眼睛和嘴巴跟我们家的人多像……”

“他们对我挺好的,可是刚到那里的时候,我特别想妈妈,一直哭一直睡不着,每天都是看着电视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就这样过了差不多一年,因为很痛苦,也知道回不了家,小时候的事情我就刻意地去忘记,到现在什么也想不起来了。”刘远明慢慢地说着。刘敏和王国民的眼睛潮红,泪水夺眶而出。

这时王国民的大女儿王娜娜也赶到报社,进门第一件事就是赶紧掏出一张纸巾给刘敏擦眼泪。

家人团聚的节日是人们快乐的源泉,而对于王国民的家庭来说,节日却往往伴着泪水。王娜娜说:“每年一到节日,家里人就会想起毛毛,每个人都在哭,今天看到刘远明,我们每一个人都希望他就是走失的毛毛。”

王国民问刘远明,愿不愿意去做DNA鉴定。刘远明用力点头。王国民掏出手机给南明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负责打拐的负责人打了个电话,告诉警察这个好消息,负责办案的警察也很高兴,她说:“明天就去公安局技术科做鉴定,我也跟着去,我也想看到你们的团聚。”

记者写稿的时候,手机响了。王国民在电话那头欢喜得有些结巴,“明天早上一定要去啊。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毛毛的奶奶,九十岁的老人家明天非要跟着去。”

Related Post

About 红叶钻石心水论坛

View all posts by 红叶钻石心水论坛 →